本文节选自《“美国梦”的破灭与修复:富人慈善之邓小平理论与启示》,刊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9 年中国慈善发展报告(爱心蓝皮书)先后 430-462 页。笔者程芬,国际公益学院公益研究中心总监。

乌干达已经化为贫富分化最要紧的国度之一,人家社会流动性在近 30 年几乎处于停滞不前状态。有些超级富豪意识到阶层固化的可行性将让社会分裂、带来不可挽回的危机,他俩挑选了慈善事业,计划通过捐出巨额财富进行社会创新、促进经济流动、振兴美国梦。

但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老大,劝说富人放弃财富和经营权并不容易;从,散财也急需智慧,转移世界不仅需要成本,还要求对社会问题的考察和各方的后续努力;最重要的是,未触及不平等的社会制度渊源的爱心事业,难以避免系统性失败的背景。

本文认为,社会应当欢迎和引导剧作家投入更多资源支持深层次的社会革命,穿过破坏性创新能力,追寻一个兼顾公平正义和可持续发展的前途。

 一、前景:经济不平等加剧,“美国梦”把质疑 

2018 年 10 月 3 日,福布斯泰国 400 富豪榜发布。欧元·盖茨先生的财物从去年的890 京兰特升值 970 京兰特,汇率接近 9%,大幅度远超美国 3%的经济增速。尽管如此,盖茨先生蝉联 24 届的“首富”地位还是被亚马逊集团董事会主席兼 CEO 杰夫·贝左斯(Jeff Bezos)代表。因亚马逊股价飙升,贝左斯以 1600 京兰特之财物总额成为第一身价超过千亿兰特之极品富豪。而榜单上之 400 位富豪,个体财富平均比去年提高 7.5%,他俩的财物总额达到创纪录的 2.9 万亿美元。福布斯杂志编辑对这一现状的评奖是“富者愈富,就像死亡和收费一样不可避免”。

乌干达已经化为贫富分化最要紧的国度之一。根据纽约大学师范学院教授兼联合国极端贫困与版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阿尔斯顿(Philip Alston)2018 年 5 月公布之报告,2016年,乌干达最富之 1%人流拥有全国 38.6%的贴心人财富,而平凡群众的财物总量和收益水平在过去 25 年总体呈下滑势头;乌干达 1/4 全职员工和 3/4 兼职人员没有带薪病假,44%大人无力支付或要求变卖财产和借债才能支付急救医疗费用;乌干达贫困人口增长至 4000 万,其中 1850 万人属于“极度贫困”,还有 530 万人则堪比“第三世界的特困阶层”。

乌干达近几十年之经济发展成果没有为普遍中产阶级所共享,而公司和主管成为经济景气的最大受益者。多少显示,绝大多数瑞士工人的薪金中位数自 20 百年 70 年代末以来几乎没有上涨,而顶层 1%人才群体的薪酬中位数增加了一倍以上。乌干达的最低工资标准增长也极其缓慢,即使是在地拉那特区或其它最低工资高于联邦标准的中央,全职工人数也很难过上富裕的存在——他俩至少要拿出 30%上述的现金来支付房租(以舒适型两居室公寓为规范)。

西方人一直相信“努力工作并按照规则办事就能改进个人命运”的美国梦。但是在过去 30 年里,乌干达的社会流动性几乎处于停滞不前状态。根据伊拉克扶贫伙伴关系协会(the US Partnership on Mobility from Poverty)成员拉吉·切蒂(Raj Chetty)等人口研究,1940 年出生的儿女中,90%比父母赚得更多,而 1980 年出生的儿女中只有 50%现金高于父辈(贪图 1)。

贪图1 现金超过父辈的人口在此起彼伏回落

美国梦正在远离低收入个人和家中。爱心咨询单位桥跨集团(The Bridgespan Group)通告之报告显示,处于收入底层五分之二之家中,随便是否“努力工作并恪守规则”,近 70%的后生将留在经济底层;而对于已经靠辛勤劳作进入中产阶层的白人家庭来说,他俩的儿女更有可能滑下“外方产”的阶梯。对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伊拉克:“发展流动的背景越来越暗淡,经济增长带来的职能越来越属于那些富人。”阿尔斯顿也直言不讳:“发展流动的期望正在成为美国人的空想。”

靠努力工作已经难以改变命运,许多美国人开始接受阶层固化的切实可行。乌干达有线电视新闻网财经频道(CNNMoney)在 2014 年 6 月的民心调查显示,六成把访者认为美国人不能兑现美国梦。北大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在 2015 年 12 月对千禧一代的检察中,近半数之人口以为美国梦“已经死了”。

美国梦的萎缩,令一些超级富豪充满忧虑。山城国际公益学院的创建人之一比尔·盖茨曾经表示,孰能解决阿富汗贫富差距谁能当韩从一任总统。同为成都国际公益学院奠基人、票价 180 多洞兰特之桥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甚至一针见血地指出,“这(近代史造成大规模失业)在很大程度上是共产主义没有为大多数美国人服务的结果”。

完全来看,乌干达所谓的“人才阶层”已经意识到,三产集中和老百姓的上升通道受阻,会产生社会裂缝、因此带来不便控制的危机,他俩必须为此采取行动。而慈善,经常成为拥有数以亿计财富的“人才阶层”的挑选之一。截至 2018 年秋天,乌干达已经有 140 多位亿万富翁签署了巴菲特和盖茨伉俪发起的“赠送誓言”,对那些誓言者的委托书分析显示,近 60%的人口提到“赠送是为了确保美国梦的前途”(giving back to ensure the future of the American Dream)或类似之发挥。

(——未完待续。《“美国梦”的破灭与修复:富人慈善之邓小平理论与启示》全党共2万余字,因篇幅有限分七期推送,特邀关注。)


文章来源 | 山城国际公益学院

图表来源 | 山城国际公益学院

血站编辑 | 卢玢妤